IMG_2182.jpg 

2011農曆過年。

 

 

 

好幾年前開始,除夕當天中午都會回外婆家吃飯,跟在家圍爐比較起來,這倒比較像是年夜飯。

兩個舅媽總是從好幾天前就開始採買年貨,準備除夕與初二的拜拜和吃飯。

也是一年裡大家可以聚在一起聊天,交流不同家庭瑣事的時候。

 

 

每年的年夜飯,舅媽們都會使出渾身解數,一道又一道的佳餚,很好吃,可是也很辛苦。

小舅媽忙碌的背影,鍋子裡是炸八寶丸子和鹹菜豬肚湯。

IMG_2192.jpg 

 

 

 

 

綠綠的那一盤就是長年菜,長年菜呢其實就是Baby波菜,小小一株,媽媽說要連根整條吃下,不可以咬斷。

這樣表示福氣才會長長久久不會斷掉,我吃了兩條問媽媽,這樣會不會活比較久一點?

小舅迅速地夾起一大筷,說這樣才會活很久。XDD

IMG_2181.jpg 

 

 

 

 

準備等吃飯的時候,幫忙拜拜,這也是每年都會有的,聽媽媽說以前外婆在的時候,陣仗會更大。

要看時辰,整個過年期間遵循古早習俗,每天都要拜,表姊說還好現在我們都不用了XD

雖然勞師動眾,不過我卻很喜歡這樣的過程,是一種虔誠的祈求與感恩,謝謝過去一年的保護,祈求新的一年庇佑。

IMG_2195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吃飽喝足後,開始在工廠到處拍拍,第一次帶相機回去,小表妹好奇喜歡得不得了。

一年不見,小表妹越來越有大女孩的樣子。

還記得她小時候小小、胖胖的,說話說不清楚走路搖晃的。

會有這樣的感慨,是提醒我即將邁入"初老"的意思嗎?XDD

胖胖笑瞇瞇的小舅,從小小舅就疼我,會抱著我舉高高到廚房的小閣樓上探險。

那時候覺得工廠好大,每個角落都好神秘。

孩子王般的,吃完飯後帶著一群小鬼在工廠裡,告訴我們哪個鐵管裡面有蛇褪皮,哪邊是做什麼的。

今年看到小舅,默默地發現歲月不饒人,白髮,有時光的痕。

IMG_2188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工廠裡都會有狗,數量不定,這是小白,去年還是小小狗,今年已經變大狗狗了。

記得以前外公在的時候,吃完飯就會拉把小椅子坐在工廠外面,幫狗兒抓蝨子。

抓到後,用指甲啵的一聲,掐在衛生紙上,一點一點的小紅血漬。

這樣的畫面成了我對外公最深的印象。

IMG_2199.jpg 

小白眼睛很好,眼周的紅腫是被蚊子咬。

 

 

 

 

Mary。

Mary已經好老了,還是很有活力,前兩年生了一窩小小狗,留下小豆豆和她一起守護工廠。

IMG_2202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天橋,不確定正確名字,一直都叫它天橋。

工廠裡頭有許多神秘機關,小時候都被告誡不可以亂按,忘了是表弟還是小弟,有一次亂按到天橋的按鈕。

所有人都嚇到了,非常危險,亂按的下場當然是被揍。XDD

IMG_2205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很喜歡的舊時鐘,發條式,整點時化發出噹噹噹的聲音。

可惜不知道是壞了,還是覺得麻煩不上發條,現在多了一個新的時鐘代替。

打算以後有自己家的時候,跟小舅把這個復古時鐘帶回來。:)

IMG_2225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傍晚回家,難得的,爺爺今年和我們一同吃飯。

很複雜的情緒,年輕意氣風發女人前呼後擁,老年孤獨偽善虛弱不堪。

也許,就像朋友說的,我們家如果拍成連續劇應當十分精采。

新的沙發,Pooh少了椅背,顯得有些無所適從,很可愛地攀著大抱枕。:)

IMG_2243.jpg 

 

 

 

 

除夕夜,早早就寢,守歲,太累了,用紅包壓住年獸就好。: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安娜塔西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